货运代理根据客户的路线、时限、费用等要求提供空海联运方案

目前全球对货物的运输形式主要包括陆、海、铁、空4种。民用航空作为重要的交通方式之一,在多式联运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国际航协统计,全国航空货运服务热线:400-166-3256,虽然航空运输的货物在重量上不到全球贸易的1%,但在价值上占到全球贸易的35%。就航空运输而言,货物的多式联运主要包括空陆联运、空海联运和空铁联运,这3种联运方式正在实践中不断深化与发展。

空陆联运日益成熟

空陆联运是航空货运相关多式联运方式中发展相对成熟的联运形式,具体表现在运营长久、设备兼容、通关便捷、衔接顺畅上。2018年,交通运输部起草了《空陆联运集装货物转运操作规范》(征求意见稿),将空陆联运的定义规范为采用航空和公路两种运输方式完成的多式联运,包括陆运转航空和航空转陆运两种形式。同时,其还规定了空陆联运集装货运转运的卡车航班运营人基本条件、联运集装器的运输卡车标准、联运操作流程、信息提供和应急处置要求等,对空陆联运的深度发展起到了指导与规范作用。

航空货运与公路运输存在竞合关系。2018年,国家公路里程达到484.7万公里,公路货运量为395.7亿吨,约占全国货运量的76.8%。随着中国公路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公路在国内快件、短距离运输等方面占据主导地位。其主要优势包括:一是价格低廉。目前天津到上海的卡车运输价格是 0.4元/公 斤 ~0.6元/公斤,而空运价格为1.2元/公斤~1.3元/公斤,陆运价格不到空运价格的一半。二是能解决“最后一公里”运输问题。陆路卡车可以提供门到门的运输服务,而航空货运则是机场到机场,“最后一公里”还要依赖卡车运输。

与公路运输相比,航空在运输附加值高的货物以及长距离运输方面优势明显。但是,公路运输与航空货运的关系更多的是支撑和互补。

卡车航班在货物空陆联运的“一单到底”中发挥着关键作用。目前我国主要的航空货运枢纽,如香港机场、北京首都机场、上海浦东机场、广州机场、深圳机场等,集散周边货物的主要方式是通过卡车航班。国货航、东航物流等拥有非常成熟的卡车航班业务,支撑其在枢纽机场的货物集散。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合作的深化,深圳与香港机场更是推出了“深港陆空联运”产品——货物在深圳进行订舱、安检、装箱、组板等操作,通过卡车航班运输到香港机场直接装机,节约了货物在香港的入库、安检、装箱或组板的时间成本及资金成本,充分利用了香港机场的国际货运航线网络,减轻了香港机场的货物操作压力。

除了卡车航班这种相对成熟的国际货物空陆联运形式外,绝大部分航空货物都需要陆路卡车进行“最后一公里”配送。毕竟航空运输是机场到机场,机场到客户的运输则完全依赖卡车。因此,航空对陆路卡车具有极强的依赖性。反过来,分拨航空货物是陆路卡车的重要服务内容。二者相互依存,共同促进。

空海联运如火如荼

在传统意义上,人们认为空运是速度最快的运输方式,海运是速度最慢的运输方式,二者的目标客户不易重叠,空海联运的可行性很小。但实际上,空海联运已经开展得如火如荼。目前主要的空海联运形式是把货物先由船运至国际中转港口,航空货运,通过卡车运输至海港邻近机场,再空运至目的地。

空海联运综合了空运速度快、时效性强与海运运量大、成本低的特点,能对不同运量与不同运输时限的货物进行有机结合,在时间上比海运短,在运费上比空运低,有效提高了时效性。目前主要的空海联运线包括中国主要港口经船运输到阿联酋迪拜,通过迪拜国际机场的国际航班运输到非洲;中国主要港口经船运输到韩国仁川,经仁川国际机场的国际航班运输至欧洲或者美国;中国主要港口经船运输至美国洛杉矶或迈阿密,通过航班运输至中南美洲;国外主要港口经船运输至我国主要港口,经临近枢纽机场分拨至我国国内其他目的地。以中国经迪拜中转到非洲的空海联运产品为例,全程海运到非洲需25天~42天,而海空联运只需15天~20天,时间缩了短近一半。

近年来,随着贸易碎片化以及跨境电商这种新型贸易形式的快速发展,海外仓、保税备货等贸易监管方式出现,大批量、长距离国际货物运输用海运,结合小批次、近距离运输用空运的空海联运形式越来越受青睐。同时,空海联运可以解决旺季空运直飞舱位紧张的问题;可以解决在交货延期时,全程海运时间太长或全程空运成本太高的问题;可以解决港口在不稳定、不安全时货物的运输问题等。